安逸

二次元,小说,声控,绒毛控,话废

Temps(时光)03

    就这样,每天和亲爱的安酱腻在一起,时不时挑战下大魔王顾临,愉快的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呢。于是在周五下午得到了周六五点集合前往某训练基地进行为期一周的封闭式军训的通知。
  “安酱,你说我现在请假来得及吗?”闻笑抓住闺蜜的手,认真的寻求逃避训练的可行性,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揭穿,“来不及了。难道闻笑不愿意和我一起训练吗?”美人眨了眨眼睛,痛心地说到。于是被美色诱惑的顾闻笑同学便在顾临同学问及要不要请假的时候很有勇气的拒绝了。
  周六早上,依旧住在顾临家里的顾闻笑同学背着装有生活用品的包被顾临送到自己班级的客车上,乖乖的在秦安身边坐好。大抵是因为天气不是很好的原因,所以车里很安静,倒是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呢。从窗户看了看外面,闻笑自语道:“这天气,怕是会下雨吧。”然后拽了拽秦安的袖子凑到人耳边让人下车叫醒自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靠着车窗和周公汇合去了。
  睡得正熟的时候被人叫醒,揉了揉眼,活动了下过分僵硬的身体,然后从秦安手里接过之前放在行李架子上的包,任人拉着下车。
  下车后,细密的雨点打在脸上,听到带队老师似乎说了什么,然后被秦安拉着向住宿的地方走去。进到分配好的房间,随意找了一张铺位坐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慢慢的说道:“安酱,下雨了。”秦安听到闻笑这丫头的话,忍了忍没有揍她,只是白了她一眼,拿过闻笑的包帮人收拾东西,并说道:“是呀,才反应过来,你。听老师的意思估计今天会自由活动。”
  看着秦安帮自己把东西收拾好,闻笑也终于清醒过来,看了眼宿舍条件,两人一间,内有浴室卫生间,条件还是不错的,不禁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看了眼窗户,发现因为室内外温差大,所以玻璃上起了一层雾,白茫茫的看不清外边,莫名又发起呆来。
  收拾完东西,秦安看闻笑久久没有回应,不免有点担心,抬头好气又好笑的看到某人盯着窗户在发呆,刚想问问人要不要去吃饭,却被对方的短信提示音打断。只见闻笑那孩子像刚醒似的迟钝了一会儿再去翻手机,然后听到闻笑说道:“安酱,我们去吃饭吧,顾临请客。”无奈的扶额,想了想没有提醒闻笑这里的食堂是免费的,“好呀。”于是一起过去。
  食堂里,大概因为天气原因,所以人并不是很多,闻笑很容易的找到了顾临和溪墨,走过去,和秦安坐在桌子另一侧,对顾临说道:“阿临快去买饭啦,我要拉面。”说完闻笑便等着某人的嘲讽,谁知今天的顾临意外的淡定呢。只见顾临又问了问秦安要吃什么,在得到了和闻笑一样的答复后便拉着溪墨去买饭了,留下两个女生看着位子。
  没一会儿,两个人便端着托盘过来,满满的四大碗拉面,看起来很有食欲的样子。各自端过一碗面吃起来,似乎因为天气不好,所以彼此之间的话也变少了呢。饭毕,本来是打算各回各宿舍,闻笑却被顾临拉住,而秦安和溪墨很有默契的去了食堂外面。
  顾临有点担心的摸了摸闻笑的头发,嘱咐道:“最近天气不好,你训练记得穿厚点。别受伤,注意安全,不行就直接请假。别想太多,当初的事和你没关系。”本来还笑着的女孩愣了愣,再次勾起一抹微笑,点头:“我知道,哥。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这样说着,不等对方回答便出了食堂,和溪墨道别,与秦安一起回了宿舍。
  食堂门口,沈溪墨温柔的看着两人离开,回头,却是担忧地等着顾临。看着面色难看的好友出来,皱眉:“闻笑还是没放下当年的事吗?”顾临走过去,“嗯。能放下的话就不是顾闻笑了。”于是两人也向宿舍走去,一路无话。

冷,但风景不错?

Temps(时光)02

  新的一天,教室,“安酱~,早上好呦!”元气满满的和自家新任闺蜜打了招呼,然后得到了“闻笑。早上好。”这样的平淡回复,但一大早得到女神的笑容便足以平复因回复而受伤的玻璃心。
  突然想到某临今天早上让带过来的小饼干,忙献宝似的掏出来,得意的说道:“看,安酱,给你的。”这样说着,把用小袋子装好的小饼干递过去,企图得到表扬,同时努力遗忘今天早上被某临耳提面命的嘱咐才没有忘记带上小饼干的事实。
  “欸?”秦安接过小饼干,好奇地问道:“是闻笑做的吗?好可爱,是小猫咪的形状呢。完全舍不得吃的说。”这样的说法,不禁让闻笑回忆起曾经的“惨痛”经历,半死不活的趴在书桌上,拉长了声音,幽幽地说道:“安酱~,我绝对和厨房八字不合的~~”这样的语气真的很让人担心呐!!!秦安在内心这样刷屏着,尝试着摸了摸闻笑的头试图安抚。
  于是一向被称为“淡定女王”的秦安终于体会到了不知道说什么也就是我们称之为无语的心情。
  只见被人顺毛了的闻笑同学瞬间满血复活,激动的搂着人:“所以,安酱绝对不可以因为小饼干就投靠顾临那个家伙!”被人突然搂住的秦安,愣了一会儿,下意识地回答:“不会投靠的。”一边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所谓的顾临是谁,于是把人拉开,摸摸,冷静的说:“顾临是谁?和闻笑一个姓呢说起来。”当然我们的安酱将来会表示很后悔问这个问题,当然这是后话。
  现在的情况是,某闻笑似乎被打开了一个神奇的开关,莫名开始各种碎碎念,如果仔细听会听到这样的内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某临的确从某种程度来讲是哥哥吧,虽然只比我大几个月神马的。明明只是几个月呀结果莫名成了妹妹然后被大魔王各种压榨什么的果然很不爽呀……”于是,秦安被迫接受了一整节课的碎碎念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中午,因为早上太激动所以忘记带便当的闻笑只能无比抑郁的和同桌去挤可怕的食堂。不提期间的各种艰辛历程,买完饭发现坐着都是问题才是一个可怕的事实。
  四处晃着找座位,于是终于看到坐在某张空桌子(无视桌子上的餐盘)旁边的两个熟人。拉着秦安飞奔过去,乖乖打招呼:“溪墨你们明明放学比我们晚的说,为什么竟然比我们先买完饭?啊,对了,这是秦安,很漂亮吧。”这样说着,把餐盘放到桌子上,坐下,顺便拉了秦安坐下,然后和秦安说道:“安酱,这位是沈溪墨,人很好呦~那边那个就是顾临大魔王,我们要远离。嗯,就是这样。”
  于是无视了三个心情复杂的人,专心和午餐奋斗,自然没有注意到另外三人再次进行了新一轮的自我介绍,并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共识,比如无视闻笑的偶尔抽风之类?
  过了不久,在餐盘扒拉半天的某闻笑抬头,用无比严肃的语气说道:“各位,我们需要讨论一个问题。”收到三个人投来的视线,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为什么青椒肉丝里没有肉?”然后不出意外的受到了某临的嘲讽“笨蛋,老婆饼为什么不送老婆。”
  还没来得及哀怨,面前便多了份糖醋排骨,抬头,看到笑的温柔的溪墨,不自觉的抖了抖,然后勉强淡定的坐好,打算把某排骨推过去的时候,听到了某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声音:“反正是顾临的,我相信他已经吃饱了。”于是果断得意的回复道:“那我就不客气的开动了。”无视了某人对排骨被抢不满的抱怨,和自家闺蜜淡定的把一份排骨解决掉,期间免费观赏了一场魔王和勇者”的好戏,不过不得不说这部戏绝对要差评!!
  魔王很弱有没有?而且魔王竟然向无辜人士泄愤。这是顾闻笑同学在被某只大魔王告知下周要进行军训这一噩耗时的内心刷屏。
  于是愉快(并不)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呢~

家国天下 - 重小烟&冬子
作词:渺含烟
作曲:宫钦白
编曲:零小七
诸子百家
论谁的天下
九州乱起
礼乐崩塌
纵横捭阖唱罢
谁挞伐
何以为家
居谁的天下
山河重砌归于戮杀
乾坤独断华夏
谁却游荡在天涯
倚剑
乱世为侠
生死奉于一诺为之赴汤蹈火
应这宿命劫难
负却身侧红颜
回应你只剩
誓言
誓言
还有多远
生死奉于一诺
为之相守相伴
应这俗世牵绊
侠义两全
祈愿
家国天下
夜尽天明山河浸染红霞
寻得旧处
筑篱墙
弃剑携手
她祈愿
家国天下
夜尽天明
重砌世间万千繁华
不再游荡天涯
故庭飞花

Temps(时光)

  九月开学季,一早换了校服,打算去看看新的班级有哪些认识的同学,结果在名单上看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认识的,倒是在某重点班的名单上看到了两个“熟人”?“这两个绝对是用来气死人的存在。”
  这样想着,慢悠悠的晃到教室,整理新书,然后集合去礼堂开迎新大会。冗长的会议果然是惯例,唯一不同的大概是起码可以坐着?昏昏欲睡的时候,被旁边突然激动的女生碰到,惊醒,茫然地四处瞧了瞧,才发现是新生讲话。
  无视了一旁不断重复着“好帅”两个字的花痴女,规规矩矩得坐好,远远的看着某个起码一个假期没见的人,小小的惊艳了一把,“诶?小白声音还这么好听呀。”想了想,默默掏出手机给某两只发了消息,约放学去“雨色”吃点心,之后悄咪咪的关机,继续和周公约会。
  于是,典礼在昏昏欲睡中结束,进教室,重新换了座位,同桌意外的是个很可爱的女生呢,内心不断刷屏“卡哇伊”,一边正经的说道:“同桌,你好,我是顾闻笑。”然后周围的空气莫名冷了10秒?奇怪的同桌才语调缓慢地回答:“我是秦安,你好呢。”
  果然美女的一切行动都是可以原谅的呢,内心小小的荡漾了下,随后注意到美女的眼角红红的,大大的猫眼让人心碎了有没有?!可惜还不熟,在内心默默地蹲墙角,突然注意到小安手链是某家周边,一个没忍住台词脱口而出:“不要松懈。”之后开始懊悔自己的冲动,毕竟碰见同好什么的几乎不可能,却意外的收到了惊喜。“诶,立海大没有死角。”瞬间复活,然后“下克上。”“你还差得远呢。”果断扑倒,泪眼汪汪,“组织~”,吃够了豆腐,爬起来。
  和人交换了手机号和qq号,并且约定了明天带漫画来交换经验。然后愉快的和新认识的同桌兼同好分享了午饭,于是愉快的一天便过去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毕竟约好了的,要小心食言而肥呢~
  无聊的坐在雨色,等着说好的两个人过来。终于在解决了一杯柠檬水之后两个人姗姗来迟,不客气的吐槽:“你们真是夫唱夫随,羡煞旁人。”然后被某人不客气的一本书拍到头上。炸毛:“小白都没动手!!!小黑你激动啥?!是亲哥吗???”然后收到白眼一枚,小黑,也就是顾临,无视了炸毛的某人,自顾自寻了个位子坐下,“如果你肯好好叫我们,我可以考虑不拍你。”
  眼看两人要掐起来,小白(沈溪墨)坐下来,要了三份提拉米苏,然后笑着说道:“闻笑这么早就放学了吗?很无聊吧。”这样说着,伸手揉了揉人。非常习惯的任了人揉,趴到桌子上:“是呀~,普通班嘛。”“谁让你一定要进普通班,为了这个竟然还去算分。”某人在一旁冷冷的吐槽。默默地选择了无视,突然坐好:“对了,我今天认识了安酱!!!超萌!!!!大美女呦~单身狗们就羡慕吧。”这样说着,明显无视了某两只的脸就足够吸引无数人的问题。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顾临,我今天晚上去你那里住,漫画都在你那里,嗯。好了,不要和我说话了。”于是专心攻克面前的提拉米苏。
  好无聊呀,吃完了点心的某人在内心数着省略号,看旁边两人在对某政策进行又一轮分析,悄咪咪的伸手打算把顾临的甜点解决掉,然后,“不许吃了。晚上吃饭。”这样说着,还是叫来店员把甜点打包。“你晚上吃过饭再吃。”无奈的偷偷瞄了眼某“管家婆”没得商量的表情,默默地溺了。于是,结账,和溪墨道别,回家。